内容摘要:日本曾将一颗樱花树的树种带上国际太空站,在太空逗留了8个月。结果,这棵树比同品种的樱花树早6年开花。这批种子于2008年11月被送上国际太空站,第二年7月由日本宇航员若田…

内容摘要:日本筑波大学的植物学家将一颗樱桃树的种子送入国际空间站。在从空间站回到地球的4年时间里,这颗樱桃树种子孕育的樱桃树长了4米高并且在开出10朵蓓蕾,比预计时间提前4年。

国际空间站里,开出了一朵花儿。美国航天局宇航员斯科特·凯利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公布了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消息,并配发一张橘黄色百日菊花盛开的照片,开花时间是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

据报道,日本中部一座古寺中种植的樱花树,其树种曾被带上国际太空站,在太空逗留了8个月。结果,这棵树比同品种的樱花树早6年开花,所开的花每朵只有5片花瓣,令科学家和寺里的僧侣啧啧称奇。

一棵由太空种子孕育的樱桃树于上周开花,比预计时间提前4年。孕育这棵樱桃树的种子来自于日本一棵拥有1250年历史,名为“Chujohimeseigan-zakura”的樱桃树。5年前,这棵树的种子进入国际空间站。在从空间站回到地球的4年时间里,Chujohimeseigan-zakura种子孕育的樱桃树长了4米高并且在上周开出10朵蓓蕾。筑波大学植物学家富田香织参与了这项太空实验,但她并不清楚“太空樱桃”为何提前开花。她说:“可能的一种解释是,宇宙环境对种子内控制开花和生长过程的因子产生确定影响。至于为何这么早就开花,我们尚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答案。”

“人类有史以来在太空培育的第一朵花首次亮相。”凯利在推特上写道,“是的,太空中有其他的生命形式。”

据报道,这棵位于岐阜市愿成寺的樱花树是在4年前种下的,没想到小树苗竟然在2014年4月1日绽放出花朵,比自然界的正常开花时间提早了整整6年。树苗提早开花的现象,让这座古寺里的僧侣非常困惑。

在任何时候,国际空间站上的宇航员都在做着各种有趣的实验,包括观察植物如何在太空环境下生长。5年前,Chujohimeseigan-zakura的种子被宇航员若田光一带到距地面229英里(约合370公里)的空间站。回到地球后,这些种子孕育的樱桃树的开花时间远远早于正常樱桃树,令科学家吃惊不已。通常情况下,樱桃树不会在10年内开花。若田光一现在是空间站的指令长。

对于日夜照顾它的宇航员凯利来说,它真的像极了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笔下那朵属于小王子的玫瑰花,独一无二、美得傲娇。

岐阜市愿成寺的住持称,这棵樱花树的母树据说已有1250岁,母树的种子以前从没有发芽,因此这次能够成功种植,让人非常惊讶。

Chujohimeseigan-zakura生长在东京东部东近江的Ganjoji寺,是日本的一棵名树,拥有1250年历史。2008年,它的265颗种子被送入空间站,一年后回到地球。Chujohimeseigan-zakura是一棵典型的野生樱桃树,极难培育。朝日新闻报道称,一直以来,利用太空种子培育这种樱桃树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通过在土壤上覆盖泥炭藓,78岁的植物学家吉村高雄成功让一颗从空间站回到地球的Chujohimeseigan-zakura种子发芽。4年时间里,这棵樱桃树的高度已经达到13英尺(约合4米)并于上周开出10朵蓓蕾,比预计时间提前4年。

从凯利在推特上发布的百日菊图片上看,这“太空一枝花”花叶碧绿,花朵成鹅黄、橙黄、橘红渐变色状态,鲜润欲滴的色泽和婀娜的造型,和地球上的百日菊差异不太大。

据介绍,这棵樱花树的树种属于著名的“中将姬誓愿樱”。数年前,日本当局从境内14个地方采集不同种类的樱花树种送上太空,从“中将姬誓愿樱”树采集的种子有265颗。

吉村高雄表示通常情况下樱桃树至少需要10年时间才能开花。利用其他太空种子培育的树也提前开花,说明太空之旅加快了它们的生长速度。所有“太空樱桃”都种在高知和山梨,培育人员希望它们都能开花结果。筑波大学植物学家富田香织参与了这项太空实验,但她并不清楚“太空樱桃”为何提前开花。她说:“可能的一种解释是,宇宙环境对种子内控制开花和生长过程的因子产生确定影响。至于为何这么早就开花,我们尚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答案。”

不过因为零重力的缘故,空间站里的花瓣更开放,像是倾尽全力在下腰伸展,几乎是平躺着的,不像地球上的花朵那样形成含蓄的弧度。

这批种子于2008年11月被送上国际太空站,第二年7月由日本宇航员若田光一带回地球,在太空期间总共环绕地球4100次。

有趣的是,Chujohimeseigan-zakura的花共有大约30个花瓣,“太空樱桃”的花却只有5个花瓣。吉村高雄认为随着太空樱桃发育成熟,花瓣的数量可能增加。他说:“由于由Chujohimeseigan-zakura的种子发育而来,这棵幼树将表现出与Chujohimeseigan-zakura相同的特征。”

这朵太空百日菊生长的地方,是国际空间站植物实验室里的led灯箱,里面包含了红色、蓝色和绿色led灯组成的一套培育系统。

这些樱花种子返回地球后,一部分送去实验室做研究,大部分都送回采集地种植,有些就种在愿成寺旁边的苗圃里。

新闻扩展:

美国航天局一篇文章解释说,俄罗斯宇航员早在1996年就在和平号空间站上种植过小麦。国际空间站的植物实验室成立于2014年5月,它的功能不仅在于研究植物在外太空的生长状况,同时,也是为了探索如何使宇航员能自给自足地在太空吃上新鲜蔬菜。

2014年4月初,这棵“太空樱花树”长到大约4米高,突然开出9朵花,每朵花有5片花瓣,而母树的花每朵都有大约30个花瓣。这个品种的樱花通常都要生长10年,才能第一次开花。

在火星有菜吃?德国LED照明系统助蔬果在太空生长

蔬菜种植试验对于未来探索火星至关重要,因为未来宇航员在缺乏补给的太空环境中必须种植蔬菜以自给自足。此外,种菜还有一大好处是调节宇航员的心理,因为长期生活在封闭、孤立、没有绿植的小环境中,人们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

除了愿成寺这棵樱花之外,种在其他13个地方的樱花,也有4个地方出现了提早开花的情况。2年前,在东京西部115公里北斗山区,有一棵太空樱花树苗栽种2年后开出11朵花,而这种樱花通常要生长8年才能开花。

德国航空航天中心(DRL)近日采用由Heliospectra研发的新型LED照明系统作为环境封闭营养来源进化和设计研究项目的组成部分。这一位于柏林的太空系统研究协会将把这先进的LED科技,最终运用在太空种植蔬果领域。

国际空间站的第一批作物,是红生菜。“第一批种植的红生菜中,有两株干死了,所以宇航员就很谨慎地对待下一批菜。”植物实验室的项目经理特伦特·史密斯说,种植第二批作物的时候,宇航员就特别注意调整供水。

新闻扩展:

这家致力于将LED科技运用在生物学领域的公司Heliospectra将为位于南极洲和火星上的温室提供多样化的LED灯光照明系统,让蔬果能够在完全孤立的、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健康生长。这一LED照明系统的成功研发无疑对于人类将来移居外太空、对外太空和地球气候极端地区进行科考提供了食物自给保证。同时,还能帮助植物科学、生物学家进行更深一步的研究和探索。

大部分菜苗茁壮成长。飞行机组在1个月之后的丰收日,就吃上了他们自己在空间站种出来的菜。科学家们把这一口舌尖上的味道,看作是载人飞船前往火星迈出的重要一步。美国宇航局表示,如果探索太空的宇航员能在飞离地球后自己种菜吃的话,他们可能就会更好地应对严酷的太空探险,因为这些探险任务将耗时数月、甚至数年。

太空农业不是幻想 德进行太空种植实验

据悉,德国航空航天中心目前正致力于位于南极洲Neumayer Station
III研究所的温室里,进行相关技术的蔬果种植研究。由于当地冬季持续时间全年超过9个月的客观因素,无疑是蔬果种植“敌对”的生长环境,使得其成为所选实验场地。倘若实验完全成功,这将为人类在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到来时,或是移居太空后不至于饿肚子。

此前,美国宇航员已经在空间站里完成了多项实验。

据报道,或许你认为,空中农业仍然是海市蜃楼,触不可及,但是科学实验已经使这一切变为可能,尤其是人类将在不远的未来到达火星。

太空蔬菜:风铃辣椒、白色蛋茄

如果宇航员在火星上停留很长一段时间,那么将会迫切的需要食物和呼吸,因此从地球获取食物和氧气便是一件耗资巨大的事情,研究人员认为应当从所在星球就地取材。

日前,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王兆耀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已经实施了20年,中央财政安排了390亿元。他表示,通过10次飞行试验,中国已经成功突破和掌握了载人航天的三大基本技术载人天地往返、航天员空间出舱、交会对接技术,中国还建成了较为配套的载人航天研制生产试验、测试发射、测量控制的体系,取得了900余项国家级发明专利和科技进步成果。

在德国斯图加特的德国航空航天中心,通过内在生物系统测试藻类,因为可以使呼出的气体转化为氧气,以供给呼吸,同时藻类还能够产生氢气。

王兆耀表示,载人航天的投入对经济拉动作用显著,“据多家研究机构测算,载人航天的产出比是110到112。”他表示,中国已有400余项载人航天技术成果在转化推广应用,在科普教育、矿业安全、健康医疗等方面有了具体的应用。

除了藻类之外,番茄和其他种类的蔬菜可以在填充有冷却熔岩的试管中种植,熔岩助于植物生根,还可以作为肥料。

太空茄像鸡蛋成为观赏植物

不仅是蔬菜,鱼类也可以在太空生长,也是重要的一部分。

太空辣椒形状如同风铃,但花和叶子却没有改变;白色蛋茄大小如同鸡蛋,可食用,但主要作为观赏植物。据悉,早在神七、神八探索太空时,该示范园就选送了番茄、鸡冠花、百合、辣椒、茄子等23个品种进入太空,进行太空育种。

俄专家表示可放心食用太空种植的蔬菜

在该示范园,种植着2011年曾搭载神八上过天的青椒,很多长到20多厘米,比普通青椒长1倍左右。而一种搭载过飞船的大南瓜,足足有25公斤重,这还不算最大,最大的能长到300公斤。还有一种白色香水百合,经过太空变异后,它的植株比以前粗了,花朵数量也增加了,“以前每株开3到5朵花,现在能开8到10朵花”。该示范园技术主管于晓锋说。

俄罗斯科学家们相信,种植于国际空间站上的蔬菜可以被放心食用,无需担忧因为吃了这种蔬菜而导致食物中毒。

太空番茄和辣椒,味道并没有啥明显变化。那么,太空蔬菜安全吗?

多年以来,科学家们一直致力于“太空种植”蔬菜的研究,他们的研究种类包括Misuna,即日本卷心菜。

于晓锋说,太空育种与转基因食品不同,它不是将其他基因导入到生物体基因组内,而是利用太空环境,加速了种子自身基因的变异,与自然界的变异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是缩短变异的时间。大量试验也表明,太空育种种出的农产品是安全的。

位于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医学及生物学问题研究所的发言人表示:“太空种植的日本卷心菜样本已经被成功送回地球研究所进行分析研究”。该发言人称:“到目前为止,通过将样本的生物质组成与地球上种植的日本卷心菜的生物质组成进行对比,我们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不同。”

科学家表示,从微生物学角度来说,这些样本完全可以被放心地食用。由于太空飞船上的水果和蔬菜不能够用水清洗,所以微生物安全是检测太空旅行中的饮食安全的重要参数。

俄罗斯科学家计划利用这些实验结果编写一份适合太空种植的食物名单,借此实现包括火星探索在内的长周期载人航天任务的食物供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